当前位置:首页>话题>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中考满分作文)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中考满分作文)

更新时间:2023-12-09 08:45:10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中考满分作文)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一】

正当事业有所成就时,他的耳病复发。从他那最后一次指挥中,人们发现他——贝多芬耳聋了。正当人们以为他要结束自己的音乐生涯时,他选择了不屈不挠,用嘴咬住一根棒子放在钢琴上继续写谱,修改。最后《命运交响曲》就是贝多芬成功的象征,他用昂扬奔放的音符谱写了一曲命运之歌。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二】

我,小小的我,时常感到自己与这个广袤的世界很不相称,我那么渺小,有谁会注意呢?然而,她的出面,改变了我的生活。从此,我不再孤独。

幼时的时光应该是很快乐的,可我却从小就与人不同。看见放学后空荡荡的校园,我会心生伤感;望见那随秋风飘落的黄叶,我会悄然泪下。也许是女孩子容易多愁善感的原因吧。闲时,我常常听着伤感的音乐在学校花坛的边上走上一下午;有时,我坐在窗前,望着夜晚在雨中朦胧的树影,直到天空破晓。这时的我会十分宁静,可是心中也常常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

又是一个令人心情凝重的下午,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地面,打在绿叶,打在嫩草上。这样的画面在诗人眼中,一定是一首美丽的诗吧!可是在我看来,却截然不同。濛濛的小雨,虽然凄美,但它的生命只是从天空到地面的距离罢了,美丽,有什么用呢?嫩绿的小草,虽然可爱,但它一生能沐浴几次这甘甜的春雨呢?可爱,亦是无用罢了。离开不知漫无目的地走了多久的花坛边,我更觉得生活如此漫无目的。忽然,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她,是那个一直很快乐的女孩。“噢,我叫周必为,‘必为’就是必有作为,怎么样,我的名字不错吧!就冲我的名字,我们交个朋友吧!”“名字?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值得为它而如此高兴吗?这只是个代号,没有任何价值的代号。”我冷冷的回了她一句。我想,这句话一定给了她当头一棒吧,可是她并没有停止对我的“教导”:“唉呀,做人不要那么悲观嘛,世界上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何不开心、乐观地面对它们呢?我想……”她突然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会儿。“你一定很孤独吧,那么——就让我来做你的朋友吧!”她握住我的手,盯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我突然感到身体里流动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孤独?是啊,我一直生活在孤独中。因为我觉得自己太渺小,就算有再大的成就、付出再大的努力,也不会有人看得见。是她,我一直等待着她,我一直等待着有一个人让我重新看见曙光。她的一句话,拨开了我天空上的迷雾,是的,她是我的朋友。

我和她成了朋友,在这个“必有作为”的朋友身边,我学会了乐观。我知道了:春雨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它的意义在于洗去世界的尘埃;嫩草虽然渺小,但它的意义在于装扮了世界。我明白了,我就是我,就算再渺小,也有自己的意义,也有属于自己的天空。

我不再独自一人走路。因为,有周必为的陪伴,从此,我不再孤独。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三】

一个星期天,在家里闲着没事的我被妈妈拉到超市里购物。由于是在节日狂购的高潮里,超市里人山人海,你的脚完全有你身后的人支配,根本无法停住多看几眼。在拥挤的人群里,尽管我小心地拿着篮子,仍免不了碰到突然冒出来的小孩脑袋。突然,衣服被扯住了,回头一看却是别人的推车。

到了卖核桃的'地方,妈妈说核桃有益健康,便拿起小铲子像开矿似的在一大筐核桃中深入的挖掘起来。一个中年男子若无其事的靠近我,右手把大衣撑起来,左手突然从我和一个妇女的中间伸过,狠抓了一大把核桃仁,到手的脏物不敢即可享用,而是泰然自若的溜进人群中,背后的小学生更是肆无忌惮,躲在大人身后大吃特吃。看着这一筐核桃被正当或不正当的蹂躏者,我是再也不想购买这点核桃了。

如果说鱼丸柜台前地上的鱼丸是顾客不小心碰掉的话,瓜子柜台下的瓜子壳又是怎么回事呢?开放的商场里更开放的是购物的人们,只要不是自己的,总忍不住要摸一摸。衣服和鞋试一试,篮球拍一拍,书翻一翻可以,但如果你在干果区看见鞋袜,在生活用品区看到一块巧克力,那麽就叫人无法忍受了。

不知不觉天色不早了,我的肚子又在叫了,催促妈妈赶快结账。终于从人山人海中打拼出来,想起刚刚在超市里看到的一幕幕,开始不喜欢逛超市了。

因为没有丰富的色彩而不会被时间冲刷的斑驳,因为没有激动的思绪而不会被内心深深的烙印。但我不会忘记,从那件事之后,我不再喜欢逛超市了。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四】

冬天,一切都是冰冷的,虽然没有下雪,可是天却干冷的,冷风呼呼地吹,路边苍老的树随风无力的摇曳着,我的心就像冬天一样,冰冷冰冷的,感觉自己真的好孤独。

每天我都是独来独往,每天都是一脸忧愁,每天都独自站在树下,倾听着伤感音乐。

每每站在树下,都有一种安全感,粗壮的树干像温暖的臂弯。把我保护起来。

大树真的好苍老,粗糙的树皮,光秃秃的树枝,枝条垂向大地,显得是那么无助,它是唯一一个独立在学校操场中间的一棵树,就和我一样,都是那么孤单。

背靠大树,耳朵听着忧愁的钢琴曲,紧闭双眼,突然感觉自己像掉进了无底洞,既黑暗又冰冷。我睁开眼,看着灰白的天空,操场上成群结对的同学,不免有些伤感,我狂奔在操场上,想让疲劳的我忘记所有,冷风呼呼地吹,抽打着我的脸,真的好疼好疼。春天到了,一切都有了生机,小草慢慢地从地里拱出来,树也发了新芽。偶尔也有一俩只小鸟在空中自由地飞翔。

“我的春天什么时候会到呢?”我还是像往常一样,靠在大树上听歌曲。无意间发现老树也吐了新芽。我微笑着说:“连你也有了春天,你不再孤独了,我呢?”

“喂,干嘛呢?”她轻轻地拍了我一下,我说:“没什么。”她则关心地问:“你怎么总是那么忧愁呀?不过没关系,有朋友我这个开心果,相信你每天都会笑得很开心。”我一惊,原来我一直都有朋友,只不过我没有发现罢了。突然感觉心里暖烘烘的。她拉着我的手说:“走,玩去。”我没动。她双手拉着我,睁着美丽的大眼睛说:“走啦。”并调皮地冲我眨眼睛。我笑着随着她去了。

我回头看着大树,微笑地说;“我的春天也来了,我们永远不会孤独,向着美好明天努力吧!”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五】

上个星期的一天,天空一片沉闷,大概是暴风雨的前兆。

不记得我与母亲是为了什么吵了一架,吵得很厉害。那时,我觉得我与母亲之间的那座心灵桥就快崩塌了。那一天,我狠心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由自己做些疯狂的事情,狠狠折磨自己的内心。那一天,我似乎每一条神经都快崩溃了,以至于神志不清。

中午和晚上我都没有沾过一滴水、一粒米。我慵懒地趴在床上,把枕头捂在头上,心里烦躁得很。直到晚上,也许是累了,我含着泪睡着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在黑夜里我看见了一个黑暗又熟悉的身影,她轻轻地拉动我的身子,想让我换个姿势睡得舒服些。只见她尽力把我拉到枕头边,我依然装着睡着的样子,任由她怎么拉动我。接着,她为我盖上了被子,也许是因为不小心绊到了我的头发,我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啊”,只见她愣了一下,说:“还没睡啊,我弄疼你了吗……”我听了,鼻子一阵酸麻,接着,我的眼角滚落了一颗泪珠,滴在枕头上,……

妈妈盖上的仅仅是温暖躯体的被子吗?不,不是的,那是温暖我内心深处的太阳啊!

我坐了起来,一把搂住她,用力地拥抱她,她抚了抚我的头发,扶我起来看星星……

夜空就像一块漆黑的绒布,无数的星星挣破夜空探着身子,成群地眨着好奇的目光,簇拥在月亮姐姐的周围。月亮好像被小星星说的笑话笑弯了腰,变成一只小船在天空漂流。星光灿烂,风儿轻轻,我依偎在母亲怀里,遥望着那缀满星星的夜空……

我陷入沉思,刹那间,我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我们之间的心灵桥在经历暴风雨的考验后变得更加坚固。我们从此不再疏远……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六】

我习惯于父亲严厉目光的审视,使我胆怯地抬不起头,久而久之,我们之间就产生了一道若隐若现的隔阂,彼此疏远着。

那是一个严冬,呼呼的冷风从窗外狰狞地钻进来,让待在屋内的我瑟瑟发抖。爸爸不知怎么就来了劲,要我陪他晨跑。我答应了,递给他一副口罩。爸爸浓密的眉毛下,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闪动着光。

此时,天光微熹,星星开始淡化,强劲的寒风钻进我的衣领,拨弄我的耳朵,使我立即感到钻心的痛。

长跑开始!一切景致在向后运动。我安安分分地跑着,怕父亲严厉的目光将我盯得不知所措。虽然我们靠的如此之近,但我还是感觉父亲在千里之外,可观,不可及。

我是有多久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父亲了?他跳动着坚毅的步伐,虽已到了不惑之年,却依然展示着他独有的青春活力。他的双臂有力地摆动着,像是要去赶赴一个青春的盛宴。他的黑发在风中飘逸,吹出几缕白,那是岁月在他身上走过的痕迹。他嘴唇紧闭,鼻孔大张着,呼出的尽是陌生的气息……我震惊——父亲是从何时起,走出我的世界,与我产生隔阂的?我看到父亲的眼里流露出了什么莫名的情愫,可惜年幼的我读不懂爸爸的心。——呵,我怎么会读得懂?我们之间的隔阂疏远了我们。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过马路了,整个城市已缥缈在鱼肚白之中了。我的体力被太阳吸收着,所到之处皆是棉花地,周围像有许多火球包裹,丝毫没了冬的凉意。我急促地呼吸着,但刺骨的寒气化作一把把锋利的匕首,袭击着我的鼻腔。路变成了无尽的赛道,我在其中痛苦绝望。我想喊,可喉咙里像含了,刺痛之感阻止了声音的震颤。

景致在减速,父亲在加速。看着渐远的他,我无力再跑。停步,蹲下,将头埋进胳膊内,疲惫的身躯蜷缩着,不敢面对父亲严厉的目光。

抬头,无风,是父亲!他眉头紧皱,双眼却不是紧盯,而是飘忽不定。他嘴唇微微颤动,透着一丝温柔,说:“累坏了吧?回家休息吧,来,我背你!”

父亲的背,坚毅、宽大,给了我安全感,那是不可言说的幸福。我睡着了,梦到小时候,趴在父亲的背上,正如现在一般,没有所谓的隔阂,只有对父亲的信任和爱。冷风已闯不进我温暖的梦。疏远不再……

其实亲情是含蓄的,不像友情那么天真幼稚,不像爱情那么轰轰烈烈。亲情,恰似一壶酒,是时间加深了彼此的感情,从此,亲人们成了各自生命的一部分,不可分割。有时,客观因素会让我们彼此疏远,但只要爱在,疏远不再……

我与父亲之间的隔阂,因爱而融化,从此,我们不再疏远。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七】

抚摸那一片片瓦,可以感受到碎雨留下的坑洼;踱步在那细长的田埂,也仿佛看到牛蹄印的一路延伸。那是家乡的贫困与落后。我曾与家乡渐行渐远,如今却又回到原点,如胶似漆,不愿分离。

纵然有真正意义上的星罗棋布,也改变不了年幼的我对家乡落后的厌恶。年幼无知促使我在盲目的现代和本真的自然面前毫无踟蹰地选择了前者。那样单调无趣的生活,那样滞后落伍的经济,让人丝毫无法表达热爱。

老屋中住着外公,一辈子的庄稼汉,早出晚归,追逐太阳一辈子的男人。屋中还有外婆,陪着外公下了一辈子的土地。操劳了一生,也该歇息,于是便接到高楼鳞次栉比、车流奔腾不息的城市里,盼他们享些乡村无法接触的美好。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宁愿归去,这片城市的水泥地还未怎么留下他们的脚印。

百思不得其解也就在夏日的归途中旁敲侧击了一番——是我们做得不尽人意?外公坐在竹条椅子上,手里夹着烟杆,烟气缭绕之中闲适地像南极仙翁。他把烟从嘴中重重地吐出,开怀一笑,漏出零落的牙齿:“住不惯咧,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看惯了黄土,看不见心燎。”他把烟杆放在膝盖上,衬着后方连绵的山,在这燥热的流火天我竟感觉到了波澜不惊的沉静!“城市好啊,就是太快了,山海似的人。不若这翠色来的自在!”他烟杆一抖再一指,是夏日青葱无边的绿,漫过了黄土地的贫瘠,涌上了他的眼。他手一转,随着一指便是对门的一塘水:“你看那水哟,平静得很,风一掠过,就有细小的涟漪,却从来也没起过大浪……"我望过那塘水,遐思万千。他的心与这汪水是通连的吧,不起大风与大浪,城市的混泥土太沉暗,比不上这浓郁的绿;城市的人心太过急躁,也比不上这碧水悠闲;城市的世界太小,装不下外公心中的平川。

年幼的我追逐的是生活的档次,却忘却了生活的价值。那风带动的池边的芦苇,也撩动一池心水。我立在干裂的土地上,眼中是连亘的山,耳中是乡村的风。我走过那田埂,杂花生树,绿草如茵,似欢欣着我的归来,我打开那锈锁,推开那扇门。

我回来了,心真正地归来。

带着一颗平静廖远的心回归,从此不再疏远,就像从未分离。

从此我不再半命题作文题目【八】

缺氧,鱼失去海洋,我失去方向。置身在这样一座车马喧嚣的小城里,心中的指南针像是迷失了方向,迷茫。

今年好像只有两个季节,从冬季直接转入夏季。春季自始至终没有来过。脱下臃肿的棉袄后直接换上了单薄的半袖。才四、五月份的天气就炎热的不像话。闷热和城市的喧嚣混杂在一起,像是毛毛虫一样动着迷茫的心。

无聊,无厘头。周末的生活就只能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大街上红绿交错来来往往,却始终找不到一个方向。心总是静不下来,头脑混沌的我迷茫的游荡在这个城市里。顷刻间,一场雨席卷了我全部的迷雾。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任凭风一次一次的吹打在我脸上,冲刷着迷茫的脸庞。安静的黑夜看不清雨的姿态,只是感觉冰冷的雨水打湿着冰冷的身体。没有伞,没有光,没有其他人,只有我,站立在黑夜的哭泣中。这场雨把这座城市的`喧嚣全部浇灭,只剩下了安静。

雨下得越大,头脑就感觉越发的清醒,我独自在这大雨中大声的歌唱,心像是被释怀了。这一刻我是快乐的,我是自由的,迷茫已经被雨水冲刷。歌声、雨声混为一体,像是做了一场梦。

雨渐渐停了,静谧的夜空被雨洗礼过后变得澄澈,空气中混着清新的香草味,湿漉漉的我随意的坐在台阶上,轻声哼着梁静茹的《宁夏》,“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我轻轻地伸手去触摸那初夏的夜空,觉得好心安。心中的烦闷已经被这场大雨和这安静的夜空所驱散,迷雾也被这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此刻的我很清醒,把迷失的自己又找回来了。

人这一生总会有迷茫的时候,丢失方向可以再去寻找回来。天空也总会有阴霾的时候,阳光最终会把它驱散。把握住心中的指南针,让自己回归到最初。

感谢这场大雨,它让我从迷茫中找回自己,这一刻我不再迷茫。